当前位置: 主页 > 太阳能 > 印度光伏产业崛起

印度光伏产业崛起

发布时间:2016-12-16 01:46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印度是一个新兴经济体,在印度开展业务必然要经历“印度特色”的考验,同时中国出口印度的光伏电池、组件规模越大,遭遇贸易保护的可能性也越大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印度是全球最受瞩目的光伏市场。得益于政府宏大的太阳能发展计划,印度的光伏装机规模正呈现指数级增长。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数据显示,2015年印度新增光伏装机1.905GW,同比增长141%,在全球各国新增光伏装机中排名第五,次于中国、日本、美国、英国。

  印度光照资源丰富,同时又能源短缺,2014年印度新总理莫迪当选后,将太阳能视为印度能源供给的“终极解决方案”,提出了到2022年实现100GW光伏装机的远景目标。政府有形之手的刺激下,印度的光伏市场正在急剧扩大。第三方咨询公司Bridge to India预测,2016年印度新增光伏装机将达到4.8GW。

  业内公认,印度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光伏市场,而作为一个区域市场,印度对中国光伏产业也越来越重要。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长张森预测,到今年底,印度很可能超越日本,成为中国光伏电池、组件出口的第一市场。

  转战印度

  中国光伏企业进入印度,与印度光伏市场的成长相匹配。另一方面,原来中国主要的出口市场如欧盟、美国相继对中国光伏企业征收反倾销、反补贴税后,中国光伏企业加大了开拓印度市场的力度。

  南京中升电子科技公司国际营销经理汪小娟回忆,她在印度做第一个光伏项目,是为一个离网抽水项目提供电力,这与中国早期光伏市场类似。

  2009年,印度政府开始鼓励发展光伏产业。首先是位于印度最西部的古吉拉特邦推行地区太阳能激励政策。到了当年的11月,印度光伏业迎来了第一个转折点,印度政府颁布《国家太阳能计划》,目标到2022年实现光伏装机22GW。

  这对印度光伏业的发展是一个巨大的刺激。2000年,印度光伏装机仅为0.001GW,到2010年末,印度光伏装机也不过0.189GW。要实现印度的国家太阳能计划,意味着要在未来的12年里,每年新增超过1GW的光伏装机。

  随着印度市场的增长,一些具有国际眼光的中国光伏企业开始在印度开展业务。典型的如天合光能(TSL.N)。今年6月,天合光能对外宣称,其在印度累计光伏组件销售已达到1GW,2015年在印度市场份额约为20%。天合光能在2010年底进入印度市场,是最早进入印度光伏市场的中国光伏企业之一。

  中国光伏企业海外市场布局普遍转向印度是在2013年,导火索是2013年欧盟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反倾销、反补贴终裁。欧盟对中国光伏双反最后以达成“价格承诺”的形式终结,即中国企业不得在欧盟以低于承诺的最低价格销售,同时也设定了中国光伏企业在欧盟市场份额的上限。

  另外,由于欧盟各国削减光伏补贴,欧盟光伏新增装机逐年减少。2011年欧盟新增光伏装机达22.4GW,2015年则降到了8GW。中国光伏组件厂商选择开拓海外新兴市场。日本、印度成为中国光伏企业布局的重要区域市场。

  类似中升电子科技这样的二三线的光伏电池、组件生产商多数选择放弃了欧盟市场。汪小娟解释,一是加入价格承诺需要经历相应程序,成本不菲;另一方面,在履行最低价格承诺的前提下,一线光伏厂商可能还有竞争力,二三线小厂更难再有市场空间。

  2014年5月,印度人民党候选人莫迪当选为印度的新一任总理。人民党在竞选中就承诺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

  莫迪推动修改了印度的国家太阳能发展计划,将装机目标扩大5倍,到2022年实现装机目标100GW。印度飞速增长的光伏市场,吸引了中国新兴的光伏组件厂商加大在印度的布局。

  比如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公司(300118.SZ),2015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屡屡斩获组件大单。东方日升总裁王洪介绍,东方日升在印度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是招募当地人成立本土化的销售团队,来推动东方日升在印度的业绩;第二是与印度的各大金融机构沟通,获得它们的认可。

  “去年底今年初,我们陆续获得了印度几大银行的认可。”王洪说,现在东方日升在这些银行那里,待遇与知名的一线组件大厂如天合光能、阿特斯等相当。

  王洪解释,获得银行的认可对在印度开展组件销售非常关键。光伏电站建设依赖银行融资,如果银行不认可组件商,那么会影响到电站融资,所以也很难最终中标。他预计到今年底,东方日升在印度市场的销售量,将占到东方日升海外市场销售总量的七成以上。

  印度生意经

  印度光伏市场对中国光伏企业是一个市场机遇,但多数企业面对这个机遇,普遍选择了更为谨慎的态度。

  首先是印度客户的信用风险。天合光能首席运营官朱治国透露,五年前,印度一家本土组件制造商向天合购买组件,货款长期不到账,天合通过法律诉讼途径,直到今年,货款才全部结清。

  “和印度人做生意,千万不要等到后面再要钱。”朱治国说,一开始大家不清楚,现在行业里已经悟出了这个经验。

  如今天合光能与印度客户做生意,除先期预付款外,一旦正式发货,就要求对方先结清货款,或提供银行信用证。

  这一点在中小光伏企业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汪小娟告诉《财经》记者,大的光伏企业,抗风险能力强,可能还会给印度客户账期,对中升电子来说,“可能1MW的生意(成为坏账),就会把公司拖死”,所以中升电子在印度销售电池、组件都不给账期。

  海润光伏(600401.SH)副董事长徐湘华介绍说,海润在印度开展业务的经验是,第一,海润建立了一套评价体系,会选择与规模较大、信用记录好的客户打交道;第二,合同内容要细致考虑,避免留下漏洞,给对方可乘之机;第三,即使是银行的信用证,也要尽可能选择那些较大规模的银行。

  印度提高国家太阳能计划的装机目标后,多家中国光伏企业均宣布了在印度的投资计划,但印度薄弱的产业基础限制了中国光伏企业在印度的投资。

  比如,去年5月,在印度总理莫迪的见证下,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同印度Welspun公司首席执行官Vineet Mittal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合作拟在印度建设1GW电池、1GW组件制造基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