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能源技术 > 中国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现行电价补贴效果研究

中国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现行电价补贴效果研究

发布时间:2020-12-09 18:29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郭姣,米锋,张勤

(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100091)

  摘要:从生物质能源电价补贴政策视角出发,构建了政府、企业、中间人和农户为一体的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系统动力学模型,通过模拟、对比不同补贴政策组合下的实施效果,对现行补贴政策进行量化评价。结果表明:现行补贴额度无法扭转发电企业亏损状态,且现行的直接退出机制将导致企业出现更为严重的亏损,而适当调整补贴额度并实行逐减退出方式可提高各主体及产业整体利润。因此,为了促进中国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的快速发展,就要保障生物质补贴资金优先及时发放,同时推进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和绿证交易制度建设,以促进产业快速良序发展,实现生物质资源充分利用。

  农林生物质发电是指将农林生物质进行破碎、晾晒等初级处理后,利用直燃、气化等技术手段转化为电能[1]。该产业发展有利于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增加新能源使用比例,同时可为农户提供新的收入渠道,实现增绿与增收兼得的良好局面。作为典型的战略型新兴产业,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受到各部门高度重视。2006年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和费用分摊管理试行办法》指出电价定价形式有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在政府定价下,标杆电价=2005年标杆电价+补贴电价(0.25元/kWh),补贴实施期限为投产后15年内。同时,自2010年起,每年发电项目补贴电价在上一年的基础上递减2%[2],且常规能源超过20%的混燃发电项目不享受补贴[3]。政府指导价指以中标价格(不得高于标杆电价)定价。补贴政策实施以来,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得到一定发展,但产业发展过程中仍存在农户参与度低、企业发展不完全等问题,不禁要问现行电价补贴能否真正促进该产业发展?关于该产业的研究,学者们主要集中于产业发展前景[4]、产业经济性[5]、产业供应链[6-11]、产业中核心利益主体研究[12-13]、产业发展影响[14]、林木质发电利用技术[15]以及生物质发电[16-20]等方面。针对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政策的量化评价与优化还较为欠缺。因此,建立产业主体行为仿真模型,对比分析不同政策情景下各核心利益主体的经济利润表现,以量化评价现行补贴政策效果,研究成果对提高政策效率、促进产业发展具有现实意义。

  1数据与方法

  1.1研究对象概况

  研究对象是中国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该产业组成的系统是国内闭合系统,包括发电企业、中间主体、农户和政府4个主体,系统结构如图1所示。其中,政府借助电价补贴等政策工具调控其他参与主体行为;企业是农林生物质原料需求方,其原料收集方包括农户和中间商,若企业净利润提升,则会增加原料收购量,从而提高农户和中间商收入;农户是中间商和企业所需原料的供给方,其原料收入与企业和中间商的原材料成本相关,从而影响企业和中间商的净利润;中间商主要是从事原料收购和初级处理的小型个体户,其原料收入与企业原材料成本相关,从而影响企业净利润。电价补贴直接支持发电企业,以企业带动农户及中间人,最终通过激励所有主体生产积极性以全面促进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

  1.2数据来源

  数据来源于2017—2018年实地调研数据,具体采用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的典型企业——内蒙古毛乌素生物质热电厂、内蒙古源丰生物质热电厂、宁夏源林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广西理昂生态能源有限公司等企业数据均值、为其提供原料的中间商数据均值以及企业所在地区的农户数据均值。对象企业所在地区农林生物质资源丰富,适宜大力发展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同时,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起步早,运营较为成熟,现行电价补贴政策在当地得到了实施,因此企业的原料收集、电力生产、销售行为都受到了持续的政策作用,以其进行补贴政策的模拟优化评价具有一定的实践意义。此外,关于政策的数据主要来源于从国家财政部网站、国家税务总局网站、国家统计局网站、国家能源局网站、内蒙古林业厅网站、广西林业厅网站和宁夏林业厅网站获取的二手数据。

  1.3分析方法

  1.3.1模型假设

  经调研发现,农林生物质发电企业的原料或直接源于林农或通过中间主体购买。由于模型关注的是政策对所有参与主体的影响,并不考虑群体内个体的差异性;而且考察的是补贴政策对于产业的影响,不考虑资源对于产业的冲击,故将资源供给情况设置为理想状态。为了聚焦研究问题,提出更具有针对性的优化方案,利用控制变量法剔除无关因素。在外部需要不变的前提下,对模型提出如下假设:

  H1:企业原料来源于农户和中间主体两个渠道,不存在其他渠道

  H2:产业内部农户个体和中间主体个体均为同质

  H3:当地原料均可满足企业设计生产能力

  1.3.2变量及初始值设置

  政策和生产类变量如表1所示。系统动力学模型的基本变量包括状态变量、速率变量和辅助变量。在企业子系统中,以企业净利润作为状态变量,能反映对象企业在研究期内所获取的总经济利润;该子系统包含2个速率变量,即企业年净利润与企业再投资,前者仅体现对象企业当年的经济行为结果,后者则反映企业取得利润之后的再投资行为。在农户子系统中,以农户净利润作为状态变量,是速率变量农户年净利润的累积变量,农户年净利润为原料收入与成本之差。在中间主体子系统中,以中间主体净利润作为状态变量,是速率变量中间主体年净利润的累积变量,中间主体年净利润为原料收入与成本之差。产业总体情况则由产业净利润表征,由于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生产链涉及主体包括企业、中间主体和农户3类,三者的净利润之和反映了在研究期内整个产业的总经济利润,因此产业净利润设置为企业、中间主体及农户三者净利润之和。此外,由于系统中还内嵌政策类变量(单位电价补贴),所以采用条件函数[21]进行构建。设定时间在2010年之前,按照政策规定每单位标杆电价等于2005年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和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电价之和,补贴电价为0.25元/kWh,即调整前补贴额。2010年之后,政策进行了调整,指出农林生物质能发电项目,统一执行绿色标杆上网电价0.75元/kWh,其中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上网电价高于当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的部分为电价补贴,即调整后补贴额。时间变量选取2009—2030年,其中2009—2017年为仿真期,2018—2030年为模拟期。根据现行政策,中国生物质能发电电价补贴政策的作用时间为15年,由于不仅关注政策实施期间补贴政策对于农林生物质能发电产业的影响,同时也关注政策实施结束产业的发展情况,所以取仿真时长为22年。

  1.3.3模型构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