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风能资源 > 风车停转,德国是否走向风电末路?

风车停转,德国是否走向风电末路?

发布时间:2019-11-26 08:20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风车停转,德国是否走向风电末路?

  当游客驾驶着保时捷在不限速的德国A7高速公路上飞驰时,最引人注目的已不再是这条“童话之路”两侧林立的城堡,而是辽阔的波德平原上徐徐转动的白色风车。

  作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风电大国,风力发电已占到德国可再生能源的半壁江山。

  联邦能源水力协会(BDEW)日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已覆盖德国42.9%的用电需求,达到历史新高。

  在这九个月内,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达1830亿度,较传统燃煤发电量的1250亿度高出46.4%。


2018年德国各能源种类发电量占比。图源:Fraunhofer

  但对于德国风电行业从业者而言,繁荣之下却藏着阴影:大面积的裁员、风机制造商破产以及数月以来不断刷新下限的新增装机容量。

  德国陆上风电署(Fachagentur Windenergie an Land)最新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德国新增并网风机数量仅148台、并网风机总功率仅0.51 GW ,同比暴跌82%,一举刷新1999年以来的最低值。

  具体到各个联邦州,经济实力最强、面积第二的巴伐利亚州,今年新增并网风机数量只有两台;柏林、不来梅和汉堡三个直辖市,新增装机则均为零。

  陆上风电署预估,这一情况在四季度并不会明显改善,今年风电新增并网容量确定无法达到1 GW。2014年-2017年,德国年年平均风电新增并网容量达4.6 GW。

  默克尔政府此前确定了一系列较为激进的能源计划,包括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65%、2050年占比超过80%,以及2022年前关闭所有核电站、2038年前彻底弃煤。业界普遍预计,唯有每年新增2.9-4.3 GW的风电容量,才能实现这些目标。

  当前风电行业惨淡的现状,意味着德国雄心勃勃的能源计划可能大幅度缩水甚至流产。


制图:钱伯彦

  溃败从竞价开始

  曾经发展迅猛的德国风电行业为何走到今日的处境?

  最重要、也是无法回避的原因是,2017年起德国政府开始推行竞价补贴政策。

  2000年,德国《可再生能源法》初稿确定了风电固定补贴机制。2014年,该法案修订版进一步确定了标杆电价,规定风电运营商自行负责与电网公司进行洽谈,联邦政府根据每月更新的标杆电价进行统一补贴。对于新投入运营的风电场,前五年的初始标杆电价高达8.9欧分/度。

  但随着新版《可再生能源法》于2017年开始生效,风电运营商“躺着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根据新规,政府补贴额度的确定将不再采用一刀切的形式,而是通过由联邦电网署(Bundesnetzagentur)组织的项目竞标确定。唯有上网价格最具竞争力的风电运营商,方能到达补贴。

  2018年开始,风电递标数量开始急剧下降。2019年,联邦电网署进行了五次共计3175 MW的招标,但仅有1337 MW最终成交。“目前看,这些额度短期内根本无法用掉。”联邦风电协会(BWE)埃尔贝斯(Hermann Albers)称。


制图:钱伯彦

  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竞标的最高限定价格从2017年的7欧分下降到目前的6.2欧分,成交平均价格却从2017年底开始上升。

  这其中重要的原因是,风电场涉及的诉讼等时间沉没成本增加。从最近三次的招标情况看,成交价和最高限定价格完全一样,这说明最高限定价格已是风电场所能达到的最低成本。如果低于这一价格,则意味着亏本。这也是风电场主不愿意再新增装机的原因之一。

  除瑞典大瀑布公司、莱茵集团等风电运营巨头企业外,竞价时代的到来,直接摧毁了公民风电场的生态环境。

  在标杆电价补贴时代,德国普遍存在的一大现象是,数个农场主合伙开设微型公民风电场,象征性地树立数台风机,以依靠政府补贴增加外快收入。

  这些风电场通常资金、技术、经验皆不足。为了防止它们在竞价补贴时代大规模打退堂鼓的现象发生,2017版《可再生能源法》中给予它们很大程度的政策倾斜。例如,公民风电场在竞标过程中,可暂时不需要提交相关的建设及环保许可,中标后的规定建设期也比大型企业要宽裕得多。

  2017年,得到了政策支持的公民风电场在招标中夺得大量份额。当年8月与11月的竞标中,大型商业电场投标量下滑,公民风电场的投标占到了总投标额度的84%和89%。


2017年德国三次风电招标情况。制图:钱伯彦

  但它们前期缺失的建设、环保许可迟迟无法落实,超过九成的公民风电场最终成为了烂尾项目。

  2018年10月,德国政府只好宣布,取消针对公民风电场的所有优惠政策。

  由于风电场的建设周期一般在两年至两年半内,2017年中标却无疾而终的大量公民风电场项目,直接导致本应开花结果的2019年变得收成欠佳。

  “支持环保,但不能在我家门口”

  竞价补贴所带来的经济问题和成本考量,并不是德国风电行业进入严冬的唯一原因。真正困扰大型风电运营公司的,是无穷无尽的诉讼。

  受限于德国并不充裕的国土面积以及近三分之一的森林覆盖率,风电运营商很早就注意到了风电用地面积不足的问题。

  解决方案很简单:向乡镇居民用地挺进。

  正是从2017年开始,乡镇居民对于风电场的抗议和投诉开始爆发式增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